?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东岑西舅 一天微信红包能发多少

东岑西舅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芥末绿2017-2-25 21:45:54Ctrl+D 收藏本站

????暮色西沉,落日的余晖笼罩在从住院大楼走出来的梁宥西身上,将他投在地上的身影拉长一条长长的线。

????手机响了许久,他却仿若未闻,单手抄着休闲裤的口袋,另一手揉着光滑的额角,步伐慵懒地走向停车位。

????身边有人走过,在经过他时纷纷将脚步放下来,目光同时落在他身上,而他同样视若无睹,大脑自动将周遭的一切从视野里摈除。

????“宥西哥!”身后传来一个有些喘的熟悉男声。

????梁宥西稍稍拧了拧眉,却仍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哎,你等等我!”

????急促的脚步声逼近,下一秒,一条手臂重重搭上的他肩见他楼住,而耳边响起大口喘气的声音。

????“宥西哥,你怎么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少个地方?从你办公室到会诊室再到手术室,然后又去沈主任的办公室,听沈主任说你离开了我又赶紧搭电梯跑下来,很累的好不好?再跑一段路我估计就要断气了。”梁劭北无视梁宥西投来的白眼,耍赖的搂着他的肩抱怨。

????“滚开,浑身汗味臭死了。”梁宥西嫌恶的拉下他的手。

????梁劭北和他从小打闹惯了,对他装腔作势的嫌弃压根就没反应,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继续碎碎念:“宥西哥,我听沈主任说你辞职了?你为什么要辞职啊?那件事又和你没关系,病人突然发病猝死,这是天要收他,谁拦得住啊?”

????“你念完了没有?”梁宥西停下来看他,神色出乎梁劭北意外的平静。

????“宥西哥,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平静的面对这件事?

????“我要回去了,你别跟着我。”梁宥西答非所问,重新迈开脚步。

????“不是啊,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你真的要辞职?”

????梁宥西冷哼:“不然我说着好玩?”

????“可是你辞职了那我怎么办?”梁劭北再次抱住他的手臂,一脸的委屈又心急的小媳妇样。

????梁宥西半眯起眸凝了他一会,又看向自己被他抱住的手臂,忽问:“梁劭北,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后者瞬间瞠大眼,一副受到极度惊吓的表情。

????梁宥西轻哼了声,抽回手大步离开。

????直到他走出很远一段距离,梁劭北才猛地一个哆嗦回过神来,浑身满是鸡皮疙瘩。同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又被堂哥耍了。

????他有些懊恼地瞪着远去的身影,想了想掏出手机拨通席文绢的电话。

????“北北?西西呢?你留住他没有?”电话一接通,席文绢的声音迫不及待的传来。

????梁劭北撅了撅嘴,“宥西哥什么都不肯说,耍了我一道人就走了。”

????“我就知道你留不住他。”

????“……”

????**********************************

????梁宥西取了车往公寓赶,途中想起上午采购的所有食材中午已经用完,于是改道直奔公寓附近的一家超市。

????避开感光食物,全部按照关夕的喜好采购好,在经过Durex成人用品专柜时,他自然的走过去,瞄了一眼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各色/情/趣用品,最后各拿了几盒超薄装和清凉装及多彩果味装放到购物车里。

????回到家,关耀之和丝楠已经离开。

????沙发上蜷缩着一抹娇小的身影,双臂交叉环抱,淡咖色的长发落地,微张的小嘴像鱼呼吸时一样不时动一动,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在吃东西。

????他尽量放轻动作把东西拿进厨房一一归类放进冰箱里。

????正要动手做两人的晚饭,门铃骤然扬起。

????他楞了一下,下意识看向客厅,关夕显然也是被突兀的铃声惊醒,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却抓着头一副状况外的茫然表情,显然还没分清梦境和现实。

????梁宥西觉得这个样子的关夕真是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抱她。

????门铃声还在继续,他走出去,在关夕的目光看来时挑眉朝她勾了勾唇,后者瞠圆了眼一副惊讶的表情,然后一下冲过来抱住他。

????“梁宥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怀里好闻的馨香扑鼻,柔软了梁宥西望着关夕的目光。

????他轻捏了下她的脸,嘴角勾扬的弧度很大:“刚回来,看你睡得熟,所以没叫你。”

????关夕盯着他看了一会,见他脸色没什么异样,也冲他笑笑,暂时放下为他悬了一下午的心。

????“我去开门。”

????梁宥西拨开她,关夕点头,改搂住他一只胳膊一起走到门口。

????门打开,看到门外站着的母亲,梁宥西黑眸微闪,脸色却并无异样。

????倒是关夕在见了神色严肃的席文绢后身子本能的往梁宥西身后躲。

????席文绢和梁宥西都察觉到这一点,席文绢下意识蹙眉,梁宥西却握住关夕的手安抚性的拍了拍,然后让她回房。

????关夕乖巧点头,没问他为什么支开自己。

????梁宥西给母亲倒了杯水,然后窝进一组单人沙发里,静等母亲开口。

????席文绢望向他,良久才开口:“你不能辞职。”

????“妈,不论您是以医院股东的身份还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和我说这句话,我都不会收回辞职信。”

????“只要医院不批准,你就没办法辞职。”

????梁宥西皱眉:“您这是要做什么?强迫我留下来对医院有什么好处?”

????“那你以为你在这个节骨眼上辞职对医院又有什么好处?”席文绢反问他,语气沉重,“馨榆要同时起诉医院和你,你现在辞职反而会让人以为你做贼心虚。”

????“您是不是太危言耸听了?我辞职和她要起诉我有什么关系?我辞职她一样可以起诉我。”

????“你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吃官司?还是你不知道吃一场官司对一个主刀医生来说影响有多大?退一万步讲,就算你赢了这场官司,这件事对你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它甚至可以毁了你!”

????说到最后,席文绢的情绪有些激动,忍不住拨高了声音。

????梁宥西却依旧一副淡漠的姿态:“我倒想知道她拿什么理由起诉我?我只是拒绝给她父亲做手术,这根本够不成起诉的理由。”

????“我看你是在国外呆久了忘了这是中国!你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国执业医师法其中一条,对于急危重症患者,医师是没有权利拒绝为其救治的,这一点沈主任在你拒绝为病人手术时太大意没和你说清楚,没想到越大意越出乱,馨榆既然铁了心要起诉你,那么她的律师肯定会先从执业医师法下手,而执业医师法另一条规定,因延误救治病人而造成严重后果的,不但吊销执业证书,还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所以馨榆倘若是真的起诉,那么不论是医院还是你,都难逃法律的制裁。”

????“所以您的来意是想让我去找程馨榆,承认一切错在我,然后无条件答应她提出的要求,直到她愿意打消起诉的念头改为私下解决为止?”

????席文绢愕然——她的确是因为此事而来。

????而她这么做不只是为了维护医院的利益,更重要的是她不希望这件事毁了儿子的似锦前程。

????“妈,我已经决定辞职,也不会去找程馨榆。关于中国执业医师法,我会重新看过,如果真的违反了,我无话可说。”

????“你宁愿受到法律制裁也不愿去找馨榆谈谈?”席文绢当梁宥西是怪物般盯了许久。

????梁宥西不语,神情却很坚决。

????席文绢不禁有些心凉。却还是不放弃地继续道:“西西,就算你不为了自己,也要为医院想想,毕竟医院也有我们家一份。”

????“医院每年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医疗事故纠纷吃官司,司空见惯的事,并不会因为多了一起官司医院就会倒闭,也不会因为少了一起官司就能把医院之前的那些官司带来的负面影响一笔勾销。”

????“所以你是坚持不去找馨榆,随便事态怎么发展,就算要吊销你的执业证书追究你的刑事责任也无所谓?”

????梁宥西没再开口。

????席文绢失望的站起身,“你再好好想想,我也会继续做馨榆的工作。”

????梁宥西低垂着眉眼仿佛没听见,席文绢摇头叹了声,走向门口。

评论列表: